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一千三十章 量身定做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黎茗熙正在发愁。

    看着简陋?#26223;?#24202;上昏迷不醒的少年,他抬手起来,似乎想要放到对方的头上,可后来还是放下手,他站起来走到窗边,看着窗外的院子,这里是在京郊大营附近的村落,名叫槐花村。

    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年,是黎茗熙前天从熊瞎子手里?#35748;?#30340;。

    少年应该是和人结伴?#20185;?#21435;打猎,只是他?#35828;啦?#22909;,因为被熊瞎子盯上,而被同行的人?#32043;攏?#20063;许在他们的心里,少年必死无疑了,所以他们?#32043;?#20182;自行?#29992;?#21435;,也不曾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黎茗熙他们听到动静,本不想过去,他们又不傻,知道前头?#34892;?#30606;子在,还硬要上去送死。

    只是在退走时,听到了少年的惊呼声,他们方知与熊瞎子对上的是个孩子,于是黎茗熙他们上去了。

    上去之后才晓得,原来是少年的同伴杀了小熊,他被人绊倒在小熊?#38590;?#27850;中,滚了一身血,熊瞎子以为是他杀了自己的孩子,所以杀了他,?#24202;?#30693;,其实是少年的同伴杀了小熊,怕熊瞎?#28216;?#21040;气味不放过他们,这才设计少年,让他滚了一身小熊?#38590;?br/>
    熊瞎子哪晓得人类的这些弯弯绕绕,只晓得眼前的人类沾了一身???#23376;?#38590;???#26159;??#30340;?手蛔?#30528;?堋

    ?#31383;颜?#27491;的杀子凶手给?#25490;?#20102;!

    饶是黎茗熙他们有上阵杀敌的经验,面对已然疯狂的熊瞎子,也望之胆寒。

    亏得他们身上备有蓝海精炼的增强、补气、补血等各式药丸,才堪与熊瞎子拚搏,斗了将近半日,才把熊瞎子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后,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伤痕累累,其中最严重的当属这个少年了。

    当他们扛着熊瞎子来到山下的槐花村,村民们为之震动,因为他们竟然把危害山林的熊瞎子给宰了!

    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少年还没进村就晕过去了,他是被大伙儿轮流扛下山的,村长见他们一身狼狈,就把自家闲置的旧屋给他们住,让他们好好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只是少年显然不是这附近的人,因为村长他们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没人认识少年,少年又遍体鳞伤昏迷不醒,他们虽从村里雇人照顾他,可是要是他一直不醒人事,难道要把扔在槐花村里吗?

    山野小村没有大夫,只有一个在四邻行医的走方郎中,郎中治伤风小伤还算可以,但像少年这样的伤,他就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少年身上的伤很重,肋骨断了好几根,手臂和胸口及后背都有被利爪撕裂的口子,深及见骨,可见熊瞎子下手之狠。

    这些伤只有蓝海有办法?#21361;?#21487;是他不可能把蓝海请到槐花村来,皇帝那里现在虽已不用天天应卯,但架不住皇帝?#19981;?#34013;海,他总爱在蓝海不必进宫时召他入宫。

    蓝海唯恐皇帝病情有变,毕竟那个对他下毒手的人还没揪出来,要是皇帝召见是因情况有变,他若不去,皇帝真要有个万一,那他岂非前功尽弃?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想请他为少年疗伤,就只有把少年送进京。

    “派人回城跟我哥说一声,请他帮忙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亲卫领命而去,隔天近午时,黎令熙和黎?#22478;?#19968;块儿来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黎茗熙吓了一大跳!拉着妹妹的手检视半天,他才说得出话来,“你们已经回来了?#30475;?#21733;也不跟我说一声。"

    黎?#22478;?#31505;着挽住二哥的手臂,和他一起走进少年的屋子,“我才到没多久,二哥的人就回来了,本来爹昨晚就想过来的,不过他今天要上朝,大哥也是,就我和三哥过来,我们好不容易熬?#25945;?#20142;,城门开了就往这里拚命赶。”

    不过……她走到少年床边探视了下,“我把我那辆马车?#20384;?#20102;,不过看来还是略嫌不足,春江,你让他们再去找几床厚软的被褥来吧!”

    从外观看,少年的伤极重,乘?#24471;?#19981;了震动,他的伤怕是承受不住,不过再拖下去,只怕他的伤势会恶化下去,还是赶紧把人送回京城去。

    “用被褥垫着?”

    “嗯,车走慢些,应该就没问题了。”顿了下,黎?#22478;?#38382;,“二哥可知这少年是何人?”

    黎茗熙忙把他们遇上少年的事说给黎?#22478;?#21548;,?#21834;?#25105;竟不知,这世上有如此歹毒心肠之人,妹妹你说,他那些同伴为?#25105;?#26432;小熊,又为?#25105;?#23475;他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神仙,哪晓得那些歹人心中所想。”黎?#22478;?#27809;好气的?#20260;?#20108;哥一眼。

    黎令熙道,“那些人应是与少年有仇,若没仇,也是有什么瓜葛,只有他死,他们才能得利。”

    黎茗熙听得直点头,黎?#22478;?#21497;气,“他不是女扮?#20982;?#21543;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黎茗熙?#24187;?#30333;妹妹为何突然说这?#21482;埃?#28385;心迟疑的看着她,想问,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二哥有什么为难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想问,你怎么突然这?#27492;擔俊?br/>
    黎?#22478;?#26397;黎令熙使了个眼色,黎令熙遂笑弯眼,把黎经时和黎韶熙的遭遇说给二哥听。

    黎茗熙听完之后,脸色?#34892;?#21476;怪,黎?#22478;?#24515;里一咯噔,不会这么巧,她二哥也遇上了吧?

    黎茗熙?#21578;?#36947;来,原来齐家最早下手的对象是他,而非黎经时他们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也不觉得有什?#24202;?#23545;,后来发现那?#40644;?#22993;娘似乎?#30343;?#20040;主见,连自己?#19981;?#21507;什么都要问我?可怪了吧?”黎茗熙不笨,他很聪明的,只是懒得动?#36234;睿?#24615;子直爽大大咧?#20540;难?#23376;让外?#23435;?#20197;为他很傻。

    这不,齐家派来设计他的姑娘早早就被他识?#23631;恕?br/>
    “那姑娘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齐天娇。”黎茗熙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那姑娘的名字,这要叫那姑娘知道,大概会气哭吧!

    因为她一连在黎茗熙面前说自己的名字,足足说了三天,结果人?#19968;?#35201;花点时间,才想得起?#27492;?#21483;啥名字。

    黎?#22478;?#21644;黎令熙觉得很无语,“那,她现在还缠着你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黎茗熙拍着胸口一副万幸至极的模样,“那姑娘长得应该算不错吧!所以被个什么王府的人看上,硬给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呃,“是强抢民女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算吧?因为我之前有看到那个齐姑娘,和抢她的那个男人说话呢!”因为如此,所以明明看到那个什么王府的人把齐天娇抢走,他也毫无?#20174;Α?br/>
    毕竟那两人是熟人嘛!说不定在玩什么怪怪的游戏啊!他很?#24230;?#30340;,才不?#20063;?#25163;,万一毁人姻缘,岂不罪过?

    黎?#22478;?#24515;说,齐家人的套路还真单一啊!都是一模一样的美人落难,英雄救美的戏码简?#26412;?#26159;专为她爹和她哥量身定做的!

    黎令熙拍着额头道,“可想而知,这齐家人用这一套算?#23631;?#19981;少人,男人爱面子,?#36864;?#21518;来看出来自己被算计,也不好意思跟?#30528;?#22909;友们说,只能?#39068;?#20107;烂在肚子里,对谁,都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同一个圈子里的人,屡遭算计,可因大家都不说,谁也不晓得对方新纳了个妾,纳妾的经过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谁会去关心别人的妾,这不找死吗?

    齐家的套路不变,顺利的圈了一个又一个的冤大头,为齐家的荣华?#36824;?#20570;出?#27605;住?br/>
    人心不足蛇吞象,齐家人从家族里的记载,长辈们的讲述中得知,关于瑞瑶教的富有,他们觊觎着瑞瑶教的财富,尤其在瑞瑶教的各种铺子在中州大陆各地开卖后,齐家人的心简?#26412;?#35201;炸了!

    不少人纷纷去信怪罪大长?#22799;?#20010;小?#22791;?#40784;南依,?#32972;?#35201;是她?#20384;?#23454;实的嫁给黎漱,那?#27492;?#20204;早就把瑞瑶教的财富全都收归己有,根本不必像现在这样苦哈哈的算计黎?#22478;?#30340;父兄。

    齐家人心中有数,黎漱那头,他们大概只有吃鳖的份,齐月朔也许再过不久,就会跟齐南依一样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齐南依这厢委屈得不行,?#32972;?#26159;她不想嫁黎漱吗?#30475;恚?#26159;她根本没机会接近他好吗?人?#24050;?#26681;没把大长老放在眼里,也就他们好哄,轻易被大长老给骗了去。

    她初嫁给轻青的时候,家族里也没人说什?#31383;。?#21518;来商队货栈?#21483;?#33719;利后,族里开?#21152;?#20154;针对她的父母作妖了!客栈、酒楼等开?#21152;?#19994;后,族里?#21483;?#26377;人?#26377;?#26469;,要求她帮着安插人手进这些铺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时大长?#26174;?#24050;被架空,空有长老之名却无实权,想安插他们韩家人都不可得,哪来的能耐帮齐家人的忙呢?

    原本兴致勃勃,要在京城占一席之地的韩家人,早早就回老?#20498;?#32553;着了。

    面?#38405;?#23478;人的指责,齐南依实无力应对,现在的她受?#23435;?#23624;想哭,都只能缩在自己房里哭,大长老死后,韩家人再也没?#35828;?#24180;的意气风发,眼看着瑞瑶教一年兴盛过一年,他们却已是不相干的人了!

    齐南依想了想,还是给齐月朔写了封信。

    两人相差十几二十?#27492;輳?#19968;个曾是挂名黎漱未婚妻,一个则是家族指派给黎漱妻子的?#25628;。?#40784;南依原是想劝对方?#36855;?#25910;手,不过信写着写着就变?#35828;鰲?br/>
    齐月?#26041;?#21040;她的来信时,不禁笑得肚子疼,这?#35828;?#33258;个儿是谁啊?竟然敢对她指手画脚的,哼!对这种无能的人,她不介意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。

    她派人前往韩家老宅,给韩家的生意制造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这事早有鸽卫回报给黎?#22478;常?#40654;?#22478;?#24182;不是派鸽卫们盯着大长老的家人,他们是派驻在当地收集消息的,毕竟瑞瑶教在附近有生意呢!再说了韩家人野心一直不小,总是关注着些好。

    ?#30130;?#36825;不就来了个意外之喜吗?

    “齐南依?这谁?”黎?#22478;襯米?#40509;卫们传来的消息,去跟黎漱做回报时,黎漱却莫名其妙的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您不记得她了?”

    “她谁?”黎漱的记忆里真没此人,黎?#22478;?#30475;向谨一,她表舅不记得,谨一也该记得吧?

    然而结果让她很失望,因为谨一也不记得此人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大长老做主,帮表舅订下的未婚妻啊?”黎?#22478;?#19968;口气说完,然而对面的两个男人依然对齐南依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“她到现在还没嫁?”

    “早嫁了啦!她大概早知没法如愿,所以早早就嫁给大长老的小儿子。”黎?#22478;?#36947;,黎漱点点头,“然后?”

    黎?#22478;?#21407;?#39034;?#20914;的来,被他这样一问,一时间有点方,觉得自己到底来干么的啊?

    还是春江在旁提醒了一句,她才想起来,“齐家人又指了个新娘?#25628;?#32473;表舅。”

    ?#26263;?#19968;下,齐家人指了个新娘?#25628;?#32473;我?他们是谁啊?#31185;?#20160;么做我主,还指个新娘?#25628;?#32473;我咧!就是我爹在时,也没这么做过。”

    黎?#22478;?#19968;听就知她表舅生气了!

    当年大长老意图操纵他的婚事,他大爷跟大长老斗了十几年,齐家以为他们在她表舅面前,比大长老更有脸面?对他们想操控他的婚事一事没想法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“这事你别管,安心的准备你的婚事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爹和我哥他们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们的人跟着,齐家人休想再越雷池一步。”黎漱眸光微闪,谨一朝黎?#22478;?#31034;意让她放心。

    黎?#22478;秤值潰?#20197;前不晓得齐家在幕后作怪,现在知道了,肯定要好好收拾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姓齐的,当年就是和创教教主有过?#29992;?#37027;女人家里嘛!”黎漱冷声道。

    ?#26263;?#24180;创教教主真的和那个齐家女……”黎?#22478;?#19981;晓得要怎?#27492;?#20102;。

    她不知怎?#27492;擔?#23545;黎漱?#24202;?#25104;问题。“我们那位?#29486;?#23447;行走江湖时,一开始确实对她印象不错,她知书达礼稳重懂事又很顾全大局,看起来是个贤内助。”

    但是……虽然表舅没说,不过黎?#22478;?#33258;动加戏,并等着。

    “她表现良好,跟在?#29486;?#23447;身边的人也都觉得她好,是个好主母。”

    黎漱顿了下,厌恶的揉了下鼻子,?#20540;潰?#22905;很爱帮人求情,说好话,只是付出代价的,都不是她,她不过是动动嘴皮子,旁人就要因她随口许下的承诺跑断腿,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她好,所以并未觉得有何不对之处。”

    直到后来,因为她随口许下的承诺越来越多,为此付出代价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能说齐绯樱没本事,不过她总是慷他人之慨,自己丝?#25947;?#29992;付出代价,她?#22539;?#20320;以前说过的,嗯,圣母,她很容易感动,?#28784;?#22905;一哭,大家就知道,麻烦来了。”

    谨一补充道,“创教教主夫人的手札里曾有记载,当时跟着创教教主的?#35828;?#20013;,有一?#35805;?#20808;生,他自小遭到家人遗弃,可他不曾放弃自己,苦学成?#27169;皇?#20154;尊称为艾先生,艾先生的继母知他来到附近,唯恐他报?#27492;?#21450;她的儿女,找上齐绯樱帮忙。”

    说是想见艾先生一面,可艾先生一直不愿见他们,因艾太太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很是可怜,齐绯樱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艾先生本?#22836;?#40784;绯樱,当?#24187;?#31572;应她,她就在众人面前哭得可怜兮兮的,搞得大家都以为艾先生怎么了她。

    艾先生不得已,只能答应她前去赴约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死得尸骨无存,再也没回来。

    可齐绯樱得知此事后,拉着所有人哭诉着,她哪晓得艾太太竟会利用算计她,害死艾先生呢?

    “因为这事,原本对齐绯樱心存好感的人,也都开始防备她,后来就连?#29486;?#23447;都不愿见她了,可她本事了得,竟然还能潜入总坛直入?#29486;?#23447;寝房。”

    哗!黎?#22478;?#20027;仆听得目瞪口呆,这?#40644;?#22993;娘竟然如此豪放啊!夜潜男人的房间,是想干么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?#31181;?#20869;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?#21364;?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