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囚凰:稗官千岁录 > 第51章 艳鬼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片刻过去。

    薛雪轻笑一声,倚坐在浴池上的长腿跨一步,进了池子,看她。

    烟雾缭绕间,湮没于池中的女人长衣长发,随水波荡漾,睁着眼,眸中似看他又似空无一物。时间愈久,她笑意苍?#32043;?#20415;愈发懒散冷淡,青黑的眸羽清薄?i丽,诡缈如同水鬼。

    也本就是个半只脚踏入了幽冥的鬼。

    如斯,让人心痒。

    薛雪一步步走进池子深处,直至亦被池水?#27426;ァ?#25438;回了水鬼回岸。

    将人放置在臂弯里,薛雪笑,花枝招展偏偏笑意并不入眼:“哈,就这么确定爷现在会舍不得弄死你?”

    “咳,咳咳。”

    太叔妤咳出一点水沫,回他:“没,哪儿敢。”

    本就是软筋散效力最高的时间点,又连带着热水一泡,她整个人此刻连骨头都是惫懒的。

    太叔妤把黏腻在面上的湿发拨开,道:“只是爷好不容易折腾出个入得?#25628;?#26469;的玩具不容易,还没玩够呢,想着没找着新的之前,大概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给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薛雪闻言?#20976;?#35805;,直接上行动。

    他俯身埋首,纤纤豆蔻捋了太叔妤的长发在耳后,细细描摹她的轮廓,随即不点而朱的唇色腻歪地在落到手下描摹过的面上颈间,逡巡而下。

    鸦发如缎,随动作滑落,顿时缠?#23631;?#20004;人一身,偶见的一点半点精致漂亮的小脸,缱绻又蛊惑。

    魂授神予。

    就是动作……

    ?#25552;叮?#20063;就是?#28784;?#22478;的老鸨,端着精挑细选的华翠胭脂进来的时候,看清的就是这样一副景。

    人美极,艳极。

    水雾缭绕,气氛也合适。

    但九爷在做什么?

    学?#21738;?#40479;敲树洞么?!

    她?#28784;?#22478;花魁楼里出来的仙子,调个情调成这样,说出去也不怕砸了百年招牌!

    简直忒丢人!

    ?#25552;?#27668;得差点没把手里的华翠脂粉一股脑儿地砸?#25628;?#22823;爷头上!

    可她不敢:九爷可不是个善人儿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尴尬、弱小、无助地侍立在门口,尽量缩小存在感,等薛大爷自己幡然悔悟,然后发现她。

    好在等待的时间还?#20976;?#22826;久。

    薛雪在?#30333;摹?#20102;半天后,终于察觉到?#20976;?#19997;的不对劲……他动作顿了顿,然后就注意到太叔妤的心不在焉,一张小脸立马就冷了,怒意滔天。

    爷他好不容易色诱一次人,太叔妤这死女人还敢走神!

    又顺着看到了?#20976;?#30340;冷脸吓得花颜失色的外人……薛雪这下不仅怒,还窘了,感觉自己的男人威严受到了挑战!

    可爷他是谁,怎么能被看出来出了糗?

    所以他慢慢悠悠站直了身子,长腿抬出去接?#25628;提?#25163;里的东西,一把把人踢了出去,出声讥讽:“没长眼睛不知道回避的??#28909;灰凰?#25307;子留着也不会用,都给爷挖了!”

    ?#25552;?#22068;角扯扯,老实告饶:“爷饶命啊!”

    薛雪小脸还是冷的,余光瞧着太叔妤正朝他走来,黑衣黑发,妆容洗去,露出一?#24597;?#26174;清骨闲婉的面容。

    气息冗杂。

    太叔妤垂?#36857;?#31070;色不清,哑声道:“妈妈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?#25552;?#35797;着开口,求救:“那奴家的眼睛——”

    话?#27425;?#23436;,她猛然瞠大了双眼!

    ?#25552;?#37027;双瞠大的眼里,映照的是黑衣清婉的女子猝然微挑的?#36857;?#21644;陡然深幽诡媚的调!

    只见太叔妤猝然抬手,抓住了少年鸦发,拉低,随后踮脚,凑上唇,亲吻。

    耳鬓厮磨。

    看看看看,什么叫做唇齿相依,什么叫做攻城略地!

    而?#22402;?#20182;们那艳绝天下、嚣张跋扈的九爷,此刻就跟?#40644;?#20142;的小羊羔一般,在这番动静下,卡巴着小扇?#21451;?#30340;眼睛,呆住了……

    ?#25552;?#25410;着半张脸,?#21448;?#32541;间再瞥了最后一眼,默默退出了阁楼。

    忒忒忒……

    真是忒让人惆怅了!

    看模样就不是一个级别的!

    绣娘他?#30631;?#26102;怎么养的爷,明显不?#32454;?#21834;,她要找他们叨唠叨唠去。

    但楼里后续的发展明显和?#25552;?#24819;的不是一个样。

    薛雪呆不过三秒,反应了过来,立马反手就以同样的姿势扣住了太叔妤的后脑勺,也正因此,额首相抵间,终于感受到了太叔妤身上不同寻常的温度。

    哈,是叫妙?#21482;?#33457;是吧,有悟性啊。

    薛雪可不觉得自己是好人,不管太叔妤这会儿是因为被嗑了药还是?#20976;?#32654;色诱惑,反正这块肉他惦记了老久,择日不如撞日,早吃入腹当然最好!

    窗外雨水淋漓,?#20040;?#19978;屋檐,阁楼的纸窗不知何时被风雨?#33633;?#20102;开,不时?#19981;?#22312;雕刻花鸟的木柩上。

    碰、碰、碰。

    带动一声声闷响。

    号称?#28784;?#30340;这座城楼,在这样瓢泼的雨势下,也仿佛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薛雪?#29992;?#28891;火,一切陷入了最深沉浓稠的黑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黑暗里,他抱了人上榻。

    此时一道轻巧的电闪划破苍穹,映落在他诡美漂亮的容色上,一半明艳一半阴影,一半愉悦甜腻,一半阴戾疯狂。

    薛雪取过来胭脂,细细描画手下的容颜,直至清婉最终变为妖异夺目的艳,才满意地丢开了笔墨脂粉,阖眼,亲吻而下。

    纤纤豆蔻一点一点挑开身下的衣领,他呢喃,?#27492;?#32561;绻痴狂,又?#31353;?#25041;不甘:“你是爷的……只能是爷的……所有他的东西,都?#32454;?#26159;爷的!”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巨雷砸下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剧烈声响中,一声并?#40644;?#30524;的“咚”,同步落下。

    黑暗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良久,又一道雷闪落下,映亮太叔妤清幽幽的?#20976;?#30524;。

    她收回酸疼的?#20540;叮?#25545;着手腕,推开人,起身,整理好被牵扯开了小半的?#38470;蟆?br/>
    太叔妤赤脚走到被摆弄得杂乱了的脂粉华翠旁,停住,神色落在黑暗里看不清晰,看了半晌。

    倏而,耳边传来一声细细弱弱的猫?#23567;?br/>
    ?#39286;俊?br/>
    太叔妤眨眨眼,轻笑,随即取了旁边的披风,走至窗前。

    已经有锦衣卫候着,绣春刀在?#23376;?#20013;合在鞘里,遮掩了凛冽的光华。

    而层层飞鱼华服的最前面,男子月白锦袍,芝?#21152;?#26641;,一条雪布遮?#25628;郟?#20462;长的指骨擎着一把玄色的油纸伞,正朝她走近。

    他肩头?#23448;?#30528;只瘦弱的猫崽,祖母绿的兽瞳瞧着她,瑟瑟发抖着还不忘?#36153;?#21671;嘴。

    太叔妤笑,躲进伞里,细指戳了戳猫崽,吓得它赶紧蜷着尾巴就往暮朝歌发里死命钻。

    烈雨如泼。

    而雨伞倾了大半在她身上,隔绝开了雨幕,也陡然淋湿了男子大半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朝歌。”

    太叔妤有点倦,抬?#30452;?#20102;抱他,调笑:“这个时候来,我们肯定赶不上朝议了,你说,朝议之后,君王耽于美色不早朝的奏章会不会又堆满了桌子?”

    暮朝歌沉默,沾了雨湿的身上有点凉。

    更像把剑了,还是不会说话的那种,太叔妤控制着自己在药效的余劲?#24405;?#32493;清明,淡淡想。

    不妨下一刻,伞已滚落入了泥泞。

    暮朝歌横抱起她,淡道:“孤不会耽于美色。”

    ?#39286;?#37027;个没骨气的,一看没?#35828;?#38632;了,立马跳进了太叔妤怀里,窝着死活不出来。

    太叔妤被窜的痒,去戳它,没用。

    就听见暮朝歌语调清冷,又言:“孤也不会放任自己的所爱被人所质?#20254;!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?#31181;幽?#26657;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