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女帝直播攻略 > 1752:割韭菜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姜芃姬的密信快马加鞭送往丸州,至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等信函抵达了,大概是新一年的正月。

    丰真替熊儿子发愁,但一家人难得聚在?#40644;?#36807;年,他也不能一直将儿子关禁闭。

    在万秀儿的劝说之下,丰真终于松口将关了两天的丰仪放了,但他小?#38590;?#20799;啊,怎么想怎么不爽,熊儿子闯了这么大祸,他却打不得骂不得,憋屈死了。最后,丰真以?#39029;?#30340;名义找上书院夫子,希望负责教学的夫子给丰仪多留一些新年作业,最好多得让这小子被题海淹死。

    丰仪只被关了两日,对外说是感染风寒,他的人品和作风又太好,因此外人没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倒是长生几个知情者提心吊胆了两日。

    他们亲眼见到丰仪精神正常,风采依旧,这才长长松了气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时发生了一件关乎他们未来命运的大事。

    说起来,金鳞书院最高年级的学生,大多都是十七岁到二十岁之间,他们待在金鳞书院求学的时间也不短了。求学最长的学生,例如丰仪同一批的,求学将近十二年,短的也有十年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无论是男学生还是女班的女学生,他们都是书院夫子倾注最多?#38590;?#30340;学生。

    他们用的教材都是最新鲜的。

    夫?#29992;?#20250;根据他们的学习进度和吸收程度改动教材……嗯,说白了就是实验小白鼠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一群珍贵的小白鼠,书院的教学资源都会优?#35748;?#20182;们倾斜。

    当之无愧的?#38590;?br/>
    学到这个地步,很多学生缺的不是学识而是阅历,通过亲身经历将学到的本事融会贯通。

    在学业方面,不少夫子都觉得教无可教。

    若继续将这些学生困在金鳞书院,这不是为他们好,反而是害了他们,弱冠之后的岁月是打拼的黄金时间,浪费不得。倒不如让学生们毕业,让他们离开书院去更广阔的世界闯闯。

    学无止?#24120;?#22914;果学生还想学习偏门杂书,大可以去金鳞阁借书抄?#36857;没?#23478;慢慢学,

    金鳞书院以渊镜先生为首的大佬觉得不能继续耽误学生,针对这个问题谈了又谈。

    最后,他们给姜芃姬写了折子。

    追根究底,金鳞书院是官方学院机构,学生毕不毕业,大佬们说了不算,还需姜芃姬拍板。

    除此,第一届学生毕业后,大多都是到她这边求职应聘。

    他们岂能瞒着姜芃姬大?#20064;澹?br/>
    姜芃姬也应允了,但针对如何挑选学生入仕,她却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布局多年,分科取?#24656;?#20110;能提上日程了。”

    一?#20384;?#23601;提出通过系统的考试选拔人才,广大士族还不原地爆炸?

    现在提出分科取士的概念,这些?#19968;?#24819;哔哔也不能影响结果。

    一来姜芃姬羽翼丰满,反对的士族根本没有能耐跟她?#25165;?#30828;,谁敢在她面前说个不字,她就让对方“天凉X破”;二来,姜芃姬建立金鳞阁图书馆那年便用了类似?#24049;?#30340;方式,选择性征辟。士族起初还跳脚厉害,但因为规模小,每一回征辟的人也不是很多,他们的反对也只是雷声大点雨声小点;三来,有了这些年的积累,通过金鳞阁征辟的基层、中层形成一定规模,他们的声音不再是声如蚊呐,尽管无法与士族?#25165;?#30828;,但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。

    姜芃姬若是提出分科取士,这些人最没资格反对,?#21584;?#19981;支持也不会跳出来给她添堵。

    最后,姜芃姬这些年一直帮金鳞书院营造正面形象。

    书院的学生早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,百姓对他们的接受度很高。

    除了金鳞书?#35088;?#38498;,姜芃姬又以民间?#26012;?#30340;方式,陆陆续续在各州各郡建立了二十二所分院。因为管理得当,姜芃姬亲善庶民的同时,?#33267;?#32476;了少部分小士族和普通庶族,金鳞书院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。如今,第一批学生要毕业了,他们的归宿必然会引起广大关注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这些学生是姜芃姬倾注多年?#38590;?#30340;,肯定不会让?#20181;?#27969;?#36865;?#20154;田。

    事?#31561;?#26159;,姜芃姬驳回了全部征辟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人的天赋有三六九等,有人天才却浪费老天爷赏的这口饭,有人愚钝却勤勉好学。若是全部征辟,一视同仁,那?#27492;?#20204;苦学的意义在哪里?进了金鳞书院混到最高年级就能稳稳出仕,日后还有谁会费心苦学?”姜芃姬义正辞严地驳斥了提出这个馊主意的?#19968;錚?#27809;有股念旧情,?#21584;?#36825;位名儒为金鳞书院的建设和发?#26500;毕?#20102;很大的力量,但该驳斥还是要驳斥。

    她要让所有学生都知道,出仕没有这么简单,唯有优胜者方能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于是,她顺势提出了分科取士的概念。

    有了之前的诸多布局,这一概念并未遭?#25945;?#22823;反对。

    ?#21584;?#26377;人反对,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分科取士是大事儿,姜芃姬打算亲自主持,一来以?#23616;?#37325;,二来也能震慑宵小,三来也能跟金鳞书院的大佬商?#22336;?#31185;取士的具体事宜。第一届科举,怎?#27492;?#20063;不能出意外。

    ?#40092;?#30340;事情则丢给符望、杨思、杨涛和颜霖几个主持。

    杨涛和颜霖二人对她的举动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一年之前,杨涛还跟姜芃姬掐得你死我活,现在就将?#40092;?#25972;个大局教到他们手上……

    这心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?#21584;?#26159;符望做统帅,杨思、谢则、李赟几个重?#32423;?#26786;,但也不可否认杨?#38382;?#20013;的兵权不小。

    若是杨?#25105;?#21453;,姜芃姬也是要焦头烂额的。

    杨涛将自己的想法跟小伙伴一说,颜霖小伙伴似乎对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正泽是忘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忘了咱们俩的夫人和孩子都被送去?#36865;?#24030;啊。

    人家手里捏着人质呢,怎么可能担?#38590;?#28059;反叛,杨涛?#29611;?#24515;姜芃姬这厮会不会撕票才是。

    心累。

    ?#26469;?#20063;表示?#34892;?#24515;累。

    他不想被主公?#32972;?#25346;件,走到哪里带到哪里,继续这般下去,瞎子都知道他俩有一腿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却义正辞?#31995;潰?#25105;不?#27809;?#30011;,自然是要带着子孝的。”

    看她真诚的大眼睛,她揣着?#26469;?#25165;不是为了暗搓搓偷腥呢,若是这样,她何苦又带着吕徵。

    是的,吕徵跟他那个义女康歆童又一次当了大瓦数电灯泡。

    ?#26469;?#36831;疑了,难不成真是他素得久了,思想不纯洁,误解了自家主公?

    “主公说慈擅长绘画……难道有什么事情要交给?#28909;?#21150;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搓?#37073;?#29992;?#20013;?#32473;?#26469;?#26262;?#37073;?#37329;鳞书院第一批韭菜长好了,该割了。”

    ?#26469;齲骸埃浚浚俊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