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医品至尊 > 1237 老祖变女神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如果有来生,狼奎还愿追随大帅纵横天下,别了,大帅,来生我们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狼奎失血过多,已经进入?#33267;?#20043;际,低声呓语着,眸光开始逐渐暗淡。

    “来生太远,我可等不及,我的亲卫左统领,你想偷懒我可不同意,放心吧,我不让你死,阎王老儿也没胆子跟我抢人。”

    丁宁霸道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回响,狼奎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再看一眼他愿意随时为之牺牲性命的大帅,只是眼皮太沉了,沉的他根本无法睁开眼睛,只想痛痛快快的大睡一场。

    在他彻底的失去意识之前,似乎隐隐约约听到大帅的声音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响起:“睡吧,睡吧,你太累了,睡一觉?#31361;?#22909;了,等你好了,我会带你去看外面更加精彩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世界吗?是无限海还是大荒深处啊?#30475;?#24069;是想要征伐这两个地方吗?

    好期待能再跟随在大帅身后驰骋沙场啊,可是,我太困了啊,那就听大帅的,好好睡一觉吧,待我醒来,再伴随大帅征伐天下。

    丁宁把狼奎收入冰棺当中,心如同撕裂般疼痛,还是来晚了啊,能不能活下来只能看他的求生意志了。

    妖族气血旺盛,狼奎本不该那么羸弱,只是他一心求死在断臂后始终没有止血,气血流失过多才导致生命力消逝,又惨遭白传信的酷刑折磨,意志力几近崩溃,才导致生命之火快速熄灭。

    丁宁意识到他的危险状态,为了激起他的求生意志,才在他耳边说起那番话,就是为了让他生出强烈的求生欲望,他才有活下来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丁宁咔吧一声拧断了幽夜的脖子,尸体收如空间,眼睛瞬间变的血红,声音冰冷的如同来自地狱黄泉。

    “大帅……”

    狼独见丁宁目光陡然?#26029;?#20182;,顿?#26412;?#39559;欲绝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。

    狼独的脑袋就和身体分离,飘上了半空,脸上还带着惊恐和委屈之色,?#24187;?#30333;丁宁为什么不杀了白传秀,反而会第一个找上他。

    丁宁貌?#21697;?#29378;,大脑却前所未有的清醒,八大王庭之主,实力最弱的就是才妖王中期的青雀儿,其次就是妖王后期的白传信和狼?#28291;?#20182;要立威,自?#28784;?#20808;捡软柿子捏,这样才能让人心生畏惧,发挥不出全盛时期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身为大帅,却滥杀无?#36857;?#25226;皇主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孔轩被丁宁盯着,心开始颤栗,虽然他是半步入神,但却被丁宁吓?#23631;说ǎ?#33394;厉内荏的厉喝道,想要拉皇主出手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的盘算注定要落空,皇主抱着膀子,根本无视了他的话,似乎,她只是个外人而已。

    丁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:“按理说,我该喊你一声爷爷,可你做的?#32511;?#35753;人心寒,像你这样薄情寡义,连?#32422;?#34880;脉亲人生死都不顾的冷血之人,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孔轩的手在颤抖,浑身庞大的气势在升腾,脸色逐渐变的狰狞:“丁宁,你确定要对?#39029;?#25163;?”

    “念在你孔蕾爷爷的份上,?#36828;?#21452;臂,我可以放过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丁宁眸光如铁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孔轩脸色阴晴不定,心中纠结万分,最终气势开始回落,幽幽叹息一声:“罢了,罢了!”

    咔吧一声,?#36828;?#21452;臂,身形狗搂着踉跄而去,他不是没有?#27492;?#19968;搏的机会,但他是个聪明人,知道就算是能够在丁宁手中活下来,翼人老祖也绝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极为惜命的老狐狸,他?#30475;?#37117;会做出最有利于?#32422;?#30340;选择,双臂断了可以再生,命没了就真的什么都完了。

    丁宁不动声色,心里却暗自松了口气,若是他是全盛时期,或许还有着和孔轩一战之力,但他现在连肉身都没有完全恢复,真要打起来,他绝对是他的对手,更何况,旁边还有个翼人老祖在虎视眈眈,让他根本不敢全力?#24895;啊?br/>
    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才是他最理想的场面,更何况,孔轩今天不战而逃,心里已经埋下?#23435;?#24807;的种子,武道之路也就止步于半步入神,终其一生再也无法寸进,也就失去了威胁。

    牛越见丁宁看向他,咧嘴哈哈一笑坦率的道:“这次是我老牛做的不地道,虽?#24187;?#26377;真做出什么对?#40644;?#22823;帅的事,但?#39029;?#35748;我有着私心,想要谋夺大帅的战阵合击之术,所以眼睁睁的看着狼奎受刑,是我老牛的错,我本就欠大帅一条命,想要大帅随时可?#38405;?#21435;,我老牛绝不还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越闭上了双眼,摆出了一副引?#26412;?#25134;的姿态。

    ?#30333;?#19981;至死,?#36828;?#21452;臂离去吧!”

    丁宁回想起?#32972;?#29275;越在战场上悍不畏死的场景,心里不由为之一软,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帅手下留情,饶我老牛一条老命。”

    牛越睁开眼睛,神色复杂的看了丁宁一眼,深深抱拳一拜,?#36828;?#21452;臂后踉跄离去,背影看起来是如此萧索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丁宁能饶他?#24187;?#24050;经是出乎了他的预?#24076;?#27605;竟他不像孔轩和丁宁有着姻亲关系,能够保住?#24187;?#20182;已经知足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?#28784;?#20063;?#36828;?#21452;臂?”

    彭天傲目光复杂的看着丁宁,开了句玩笑。

    ?#26263;?#28982;不用,说起来,认真说起来,是我欠你的才对。”

    丁宁神色?#29616;?#30340;说道:“天?#21015;?#20035;是真君子,希望以后万妖领能够在你的带领下,成为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彭天傲?#31561;?#30340;指着?#32422;?#30340;?#20146;櫻?#19968;脸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不错,皇主会立刻?#23435;唬?#20197;后你就是皇庭之主了,老祖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丁宁说着看向翼人老祖。

    出乎彭天傲的意?#24076;?#32764;人老祖竟然点?#35828;?#22836;:“不错,从现在起,你就是皇庭之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什么?老祖……”

    彭天傲整个人都懵了,茫然不解的看向翼人老祖。

    “天?#21015;鄭?#20320;先出去吧,我和老祖聊聊。”

    丁宁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,在翼人老祖点头首肯下,彭天傲魂不守舍的向皇庭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一路上浓浓的血腥味和横七竖八的守卫尸体让他不寒而栗,这才恍然发觉,整座皇庭现在除了他们三人外,此?#21497;谷灰?#32463;没有了任何活人。

    “天?#21015;鄭?#40635;烦你拦住紫雀儿她们,?#28784;?#35753;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彭天傲震惊于丁宁的心狠手辣和高深莫测时,丁宁的传音突兀的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彭天傲下意识的点?#35828;?#22836;,突然有又觉得?#34892;?#22996;屈,我凭什么要听他的?他是我的情敌耶!

    可一想起丁宁现在都已经是能够和老祖相提并论的?#23435;錚?#20182;就忍不住一阵郁闷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,跟他生在一个时代,真是种悲哀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翼人老祖饶?#34892;?#36259;的看着丁宁。

    “怕,很怕!”

    丁宁声音毫无情绪波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死还敢单独面对我?”

    翼人老祖浑浊的老眼此刻却亮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你又杀不了我,我为什么不?#36965;俊?br/>
    丁宁大咧咧的说道,似乎一点都没把翼人老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杀不了你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翼人老祖?#31561;?#30340;指了指?#32422;?#30340;?#20146;櫻路?#21548;到了极其好笑的笑话似的,笑的前仰后?#24076;?#31505;的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丁宁没?#34892;Γ?#21482;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,看的她心里发毛,才逐渐的止住笑声,冷哼一声道:“你凭什么认为我杀不了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舍不得杀我啊!”

    丁宁突然挤了挤眼,?#29992;?#30340;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胆,竟然?#21494;?#32769;祖不敬。”

    翼人老祖怒喝一声,庞大的气势开始不?#20185;?#33150;,可怕的威势碾压着丁宁,让他?#34892;?#21912;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可他却突然笑了,笑的极为愉快,喘着粗气吃力的道:“九天玄女,你是想谋杀?#36861;?#21527;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翼人老祖恐怖的威压瞬间消散,脸上全是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心有灵犀一点通嘛,我连?#32422;?#30340;媳妇都认不出来还混个屁啊!”

    丁宁笑容灿?#33579;?#20280;开双臂就要去抱她:“来,让老公抱抱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,谁是你媳妇,回家抱你的那些大小老婆去吧。”

    翼人老祖苍老的声音突?#28784;?#21464;,变成了娇滴滴的年轻女子声音,语气中带着一丝羞恼和隐隐的窃喜,只是那浓浓的酸?#38497;?#30528;三条街都能闻到。

    “嘿嘿,吃醋了?”

    丁宁促狭的笑道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?#20013;?#21448;气:“鬼才?#38405;?#30340;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头爱吃醋的鬼,还是个漂亮的女鬼。”

    丁宁调侃了说了一句,随即嗓音一变,充满着温情的柔声道:“九天玄女,能见到你我真是太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翼人老祖浑身一颤,身?#25105;?#36716;,恢复?#33487;?#36523;,露出那张倾城倾国的?#22330;?br/>
    ?#23562;?#26080;暇的俏脸上竟然泛着一丝红?#21361;?#32654;眸中波光粼粼,口是心非的道:“你开心?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若是有半点假话,就让我天大?#30528;?br/>
    丁宁信誓旦旦的对天发誓道,他确实很开心,当然,不是见到老情人那种开心,而是他乡遇故人那种开心,有这个神级阵法师在,他离开这个世界就更有把握了。

    “?#28784;灰?#20081;发誓,这里虽然是无天之地,但修为越高,天道感应越强,即便不遭到天罚,以后?#19981;嵊行?#39764;诞生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慌忙捂住他的嘴巴,认真的告诫道。

    丁宁心里那个舒坦,奶奶的,以?#30333;约褐灰?#21457;誓,那些女人不是饶?#34892;?#33268;的看着他发誓,就是翻个白眼不屑一顾,今天可算是遇到一个正常的女人了,这才符合电影里的狗血桥段嘛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没说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发现?#32422;?#30340;动作?#34892;?#22826;亲昵了,俏脸微微一红,顾左?#21494;?#35328;他的分散丁宁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丁宁却抓住她的玉手,笑嘻嘻的胡扯?#35828;溃骸?#25105;不是说了心有灵犀一点通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再胡说?#35828;?#25105;不理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下意识的?#36361;?#19968;下,可丁宁握的很用力没有挣脱,她也就任由他牵着,娇嗔的说道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?#24189;?#26657;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天降财神心水论坛 快乐12怎么玩法介绍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结果 合乐分分彩自动 香港赛马会官方总站 竞彩篮球大小分会变吗 内蒙古快3定位走势图 排列五走势图(综合板) 云南11选5推荐今天的 查一下20190119期排三开奖号码 篮球竞猜让分胜负规则 体育彩票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彩票素材 25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彩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