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祭炼山河 > 第1044章 深渊行走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我这次非常非常认真,炼的魔药绝对没问题,秦宇你那什么眼神?我说的是真的,你要相信我的专业水平!”?#38382;?#19968;脸不满,嘴巴噘出来的弧度,足够挂上一排?#25512;俊?br/>
    一个从知道炼魔师的存在,至今不满十天的人,要我相信你的专业水平,我信你个鬼哦。而且,你炼的魔药,虽说不知怎么的,居然卖了出去,但效果怎样,我可是亲眼见到的。

    谁买谁倒霉!

    “秦宇,因为你无比过分的举动,我现在很受伤,内心悲痛无比,情绪即将出现剧烈波动,极可能引起我自身气息散发。”?#38382;?#38754;无表情,眼神斜视过来,意思大概可以总结为:一副我快控制不住我自己了,你赶紧看着办!

    秦宇脸色铁青,脸皮?#35835;思?#19979;,咬着低吼:“你又想怎么样?#20426;?br/>
    ?#38382;?#20280;出两指修长白净的手指,“啪”的一声发出轻响,“简单,将我炼的魔药卖掉,我要让你亲眼看到,它们是多么大受欢迎,足够让整个深渊的魔族,都为之疯狂。”

    我吐……

    秦宇脸上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,两?#25628;?#31070;在半空对碰,直勾勾的谁都不让半分,许久他深吸口气,“我给你抓些魔族来做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兽潮已经爆发,城主府正在到处想办法,送魔族上城墙抵御魔兽入侵,你现在去抓人试试?一旦被发现,第一个就送你上墙。”?#38382;?#25720;了摸手中的瓶子,满脸温柔夹杂?#26223;粒?#20917;且,我精心炼制的魔药,是随便哪个魔族,都有资格使用的吗?不说得沐浴更衣,至少也得花大价钱买回去才行!”

    为了这件事,两人掰?#35835;?#35768;久,最终以秦宇再度认输而告终。

    当然,?#38382;?#20063;被逼做出让步,这是秦宇最后一次,帮她售卖炼制的魔药,以后不能再拿这件事为理由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出了院子将门关好,秦宇嘴角抽了抽,刚才?#38382;?#31572;应的痛快,可就是因为太痛快了,才让他觉得不安……以他这?#38382;?#38388;,对?#38382;?#30340;了解,这女人赖账的可能是相当的大。

    头疼的揉了揉眉心,秦宇吸口气按下?#20197;?#31967;的念头,出门向外行去。

    千目殿当然是不能再去了,之前卖给他们的魔药,现在不知道是什么结果,他可不想主动送上门去。

    好在,偌大的巨鹿城里,除了千目殿以外,还有不少地方做收购魔药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低喝中,一队魔族守卫拦住秦宇,为首脸上带着刀疤,神色凶恶魔族冷冷扫来几眼,“拿出你的身份牌。”

    秦宇取出来一个黑色铁牌,背面印着巨鹿城的府印,算是此地原住民的凭证。再次?#34892;灰?#32463;死掉的流火,奉献出一大波魔晶,让秦宇高价买到了那座小院,否则外来的魔族,如今必须要登上城墙抵御兽潮。

    检查后,将铁?#24179;?#32473;秦宇,这群魔族守?#26469;?#21254;离去。

    今日长街上,人流少了一些,往来者更加形色匆匆,秦宇想着巨鹿城的魔族们,正在遭受?#24179;?#27927;礼,每日不知要死去多少……可不论怎么想,都很难生出恻隐之心,似乎死的越多越好……先不想了,还是赶紧找个地方,把手里这堆烫手魔药卖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巨鹿城里,

    又有人在生死关头,血脉蜕变了!

    这次的?#20197;?#20799;,是个叫大山的风?#20146;澹?#24403;然如今这个称呼是不对的,应该叫他银月?#20146;?#22823;山阁下。

    因为,在深渊众族之中,银月?#20146;?#26159;王族血脉,其族?#35088;?#29579;为啸月狼王,实力?#30475;?#26080;比,很多层深渊中,都流传着它的传说。

    先是黑魔牛血脉,今日又出?#33267;?#38134;月王族,虽说兽?#32972;?#20987;下,巨鹿城中人心惶惶,却也让不少人,眼睛彻底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次血脉蜕变,或许是机?#30331;?#21512;,但连着出?#33267;?#20004;次,就不是“巧合”两个字可以解释的了。

    巨鹿城中,开?#21152;?#26263;流出现,在常?#23435;?#27861;察觉到的区域,搜索牛大锤和风?#20146;?#22823;山两个人,产生血脉蜕变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头银白长发,变得俊美了许多,举手投足散发着慑人气息的大山阁下,当然清楚自己血脉产生蜕变,跟所谓伤重之下,内心意志坚定,最终在?#36141;?#27515;亡阴影中,使得血脉产生蜕变……是半点也不沾边的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,千目殿的巨大?#20449;疲?#22823;山阁下拉了拉头套,深吸口气迈入其?#23567;?br/>
    隐藏自身模样,当然不是为了装神秘,而是他已经隐约间,感受到了一些不?#20303;?br/>
    “普通疗伤魔药,客人需要多少?#20426;?br/>
    大山取出一?#40644;?#23376;,压低了嗓音,“我要这?#24359;?#28145;渊第一阁下炼制的魔药,有多少要多少?#20426;?br/>
    柜台后面的?#38376;?#24494;呆,因为这个名字,她还?#34892;?#21360;象,实在因为太过震耳欲聋,想忘掉都需要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她微笑道:“我们千目殿的魔药,全部经过检验合格后,才会正式对外售卖,效果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?#28784;?#28145;渊第一阁下炼的魔药,价格好说,全部都给我。”大山皱眉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后面人群向外分开,狐女姿态妖娆走来,微笑道:“这位客人,您的要求我们千目殿可以满足,但这需要些时间准备,请跟我进入会客?#19994;却?#21543;。”

    大山脸色微变,向后退了一步,“我还有事,以后再来购买。”

    狐女上前一步,抓住他的手臂,用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,缓缓道:“大山阁下,您体内的银月王族血脉,可是有不少?#25628;?#28909;。若在平常时候,王族血脉自然无人敢招惹,但如今兽潮袭城,死伤在所难免啊,且事后很难调查……据我千目殿所知‘快活林’中已?#24515;?#20301;?#20146;?#24378;者下了订单,要夺了你的血脉,如果你就这么离开,或许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长袍下,大山脸色发白,这正是他心头最大的恐惧。

    狐女继续道:“大山阁下,我千目殿还算?#34892;?#23041;慑,不如暂且留在这里,至少可保平安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装饰精美会客室内,端着狐女冲泡的茶水,混不知味的大山吐出口气,面露颓然,“我可以告诉你们,但千目殿必须保证,确保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狐老微笑开口,?#30333;?#21363;日起,大山阁下便是我千目殿,巨鹿城分部的客卿。”

    大山略微沉默,咬了咬牙开口,?#30333;?#26085;我重伤垂死时,服用了从你们这里购买的疗伤魔药,当时我意识还未昏迷,所以大概察觉到一些。”他抿了抿嘴,继续道:“我之所?#38405;?#22815;,觉醒体

    内血脉,很可能就是因为,服用了那些魔药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狐老眉?#20998;?#32039;,沉声道:“大山客卿的意思是,一些普通疗伤魔药,竟激发了你体内的血脉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没错,所以我才回来这里,希望再购买一些。”说了出来,大山反而轻松不少,将藏在怀里的瓶子拿出来放到桌上,?#26263;?#26102;我购买的魔药,就盛放在这个瓶子里,我仔细检查了,瓶底刻着‘深渊第一’四字,应该是炼制魔药那位阁下的印记。”

    狐老嘴角抽了抽,深渊第一,口气倒是足够大。

    但如果,大山说的是真的,那?#27492;?#36825;个所谓深渊第一,?#25346;?#31639;恰当。

    深渊无尽,生存了百万族群,炼魔师这个职业,虽然比较罕见,但若放眼整个深渊,数量还是很不少的。

    其中顶尖的存在,被尊称为深渊行走,拥有着足够媲美,深渊王者的尊贵地?#24359;?#29978;至,在某种程度上说,一位深渊行走的影响力,比较深渊王者都要更加?#30475;蟆?br/>
    因为,这些最顶尖的炼魔师,之所以被称为深渊行走,是因为他们拥有着逆天?#25343;?#30340;能力——激发血脉!

    之前就已说过,深渊族群是一种,建立在魔种血脉上的物种,投胎水平基本就决定了,他们未来的成就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并非是绝对,因为漫长岁月以来,经过各种杂交培育,整个深渊之中,已经很难再?#19994;剑?#32477;对?#30475;?#30340;血脉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只有占比最多的血脉,才能够显现出来,而一些稀薄血脉,则隐藏着几乎不可能被触发。

    一名最弱小不堪的魔鼠族人体内,甚?#28860;加?#21487;能藏匿着,来自深渊魔龙的至强血脉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,因为哪怕深渊魔龙再如何本性淫-秽,要跟一只深渊魔鼠产生交集,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深渊行走们拥有的,就是通过自身?#30475;?#30340;炼魔师手段,炼制出能够激活,深渊魔族隐藏血脉的魔药。

    这种能力,在任何深渊种族看来,都是绝对的逆天之举,是只有深渊意志才能?#29942;?#30340;威能。所以,他们才有了深渊行走的称号,意味着代替深渊降临部分威能之意。

    安排大山在巨鹿城分部安顿下来,狐老眼中精芒涌动,沉声道:“马上?#19994;?#36825;批丹药的源头,事情要保密,绝对不能被任何人察觉。”略微停顿,“还有,查一下那个黑魔牛的牛大锤,他的血脉蜕变,或许还有你我不知道的关键点。”

    狐女眼眸瞪大,“管事您的意思是,他们两个人能够血脉蜕变,都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可能,你赶紧去查,记住一定要小心点,无论有任何发现,都马上禀报我,切不可轻举妄动!”狐老深吸口气,一颗心却仍在剧烈的?#29677;?#22061;”跳动着。

    能够炼制出,助深渊魔族,激发体内血脉的炼魔师,就有资格被称为深渊行走。

    但是,深渊行走也并不是,?#30475;?#37117;能成功,或者更?#38750;?#30340;说,他们想要帮助一名深渊魔族激发血脉,也需要大量时间准备,耗费无数珍贵物品。

    而巨鹿城中,短短时间内,就有两分?#30475;?#34880;脉被激发,如果真是同一人所为……

    那么深渊第一,便是名至?#20498;椋?br/>
    :。: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?#21364;?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