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校园修仙武神 > 第五百三十八章:重宝的线索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三号区域,环境十分的复杂,而且按?#31456;?#36965;所规定的区域来看,这片区域也是三个区域中最大的一个,?#26412;?#20116;十公里,有山,有河,树林茂密,杂草丛生,任?#25105;?#20010;地方都可以被选择为最佳的狙击点,如果不是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来,但凡是个狙击手,在这里埋伏上十天十夜估计都很难?#29615;?#29616;。收藏本站┏m.read8.net┛

    因为之前陆遥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骇人听闻,以至于战士们都是尽可能地绕开他的活动区域,他便大摇大摆地选择了一个距离三号区域距离又近,道路又好的路线,他也是所剩余得四个人中第一个到达这片区域的。

    更夸张的事情,陆遥竟然还抽空在三号区域的一处堰塞湖中洗了个澡,吃点点东西,才找到一处地势较高,视野极佳的位置埋伏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演习的人?#26657;?#20986;了陆遥,还有包一凡和另外两名叫陈潍坊和李腾的战士,其中陈潍坊和李腾都是?#26434;?#29401;击小组的成员,面对三号区域这?#20540;?#21183;的作战颇有经验,二人已进入三号区域便各自选择了一处仅次于陆遥位置的狙击点,开始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至于包一凡呢,已进入三号区域标注的范围?#24187;?#30340;距离就埋伏了起来,他这么做?#28784;?#20026;他?#26434;?#33258;己的优势和劣势实在是太清楚了,体力是他的优势,复杂地形的狙击作战是他的劣势,他选择从外围慢慢的随着最后的时间节点往里面摸。

    四个人在方圆五十公里的这样一个大区域里,开始耐心地寻?#21494;?#25163;,选择最佳的出击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比于陆遥这几日的充实,?#34892;?#20154;就显得不那么的舒服了,自从上一次陆遥?#20248;埽?#39532;公子和褚文静?#34892;?#23517;食难安了,他们怎么也想?#24187;?#30333;,在那样的环境下,竟然还能让陆遥给溜走了,他们甚至一度怀疑这些是不是圣师暗中故意安排的,为的只是再继续敲诈他们一笔额外的费用。

    “公子,圣师那边你问了吗,他怎么给你说的?”褚文静端着一杯喝了一小半杯的红酒,来回的在屋子里走动,气色显得?#34892;?#24046;,远不如那一日听说抓住陆遥的时候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只老狐狸,还能说什么,他只说是手下?#23435;?#33021;,让陆遥的同党乘机就走了呗。”马公子坐在沙发上,看着面前的佳人憔悴的模样,忍不住安慰道:“静静,你也别多想的了,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钱可以搞定的,那?#26434;?#25105;?#27492;?#37117;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知道你有钱,可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钱可以解决的,我弟弟死了,我父亲也被关进了监狱,现在我们褚家就只剩我一个人了,若是不能为他们报仇,我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,也没什么意思了!”褚文静说话间便已是流泪满面。

    “静静,你放心吧,伯父的事情我已经托人在办了,我相信?#28784;?#25105;们不放弃,迟早有一天他会走出那个鬼地方的。”马公子站起来,走到褚文静面前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,将对方拥入怀?#26657;?#23433;慰道:“再说了,我父亲是双塔市的政法委书记,?#28784;?#20182;在?#28784;?#22825;,伯父的事情就不会完全被定死,?#28784;?#26377;一线希望,我们都不能放弃。”

    褚文静听?#33487;?#20123;话,心里宽慰了许多,的确,如马公子所说,自己的弟弟褚明辉虽然死了,不能复生,但是父亲褚天养的案子还没有彻底的被定死,马公子和他的父亲马书记一直为这事情跑动这,再说了,父亲毕竟也是组织的人,组织不至于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吧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觉得我们不能一直单纯的去依靠圣师这伙人,我们还需要尽快的培养一批自己的人,只有自己的人做起事情来才能够真心实意,借助他人之手,?#31449;?#19981;是长久之计。”褚文静在马公子耳边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马公子松开怀中人,看着对方的美眸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我也知道,现在组织中已经出现了分歧,圣师这些人明面上支持少爷,但实际上背后却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他们现在自顾不暇,就算是许诺了我们什么,也只不过是为了多一些财团去支持他们的活动,可是,即便这样,我们不借助他们,又能依靠谁呢?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不知道你听?#24471;揮校?#35199;京市这一次将会有重宝现世,而这个所谓的重宝并不是武器法宝之类的东西,而是一种可以让人拥有超级能力的仙草,而且我听说,谁要是吞?#33487;?#20185;草,很有可能拥有神仙一般的能力,练就不死之躯,若是我们……”褚文静没有继续往下说,但是从她两眼放光的神色?#26657;?#20219;何人都能够猜得出来,她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褚文静的这些话,马公子也是第一次听说,他也是显得十分的震惊,作为一个只知道赚钱的人,他从来没有去接触过那些神仙鬼怪之类的事情,即便是投靠了组织,但他依旧不知道这些辛密,此时褚文静说出来,他还是半信半疑,看着对方的眼睛?#23454;潰骸?#20320;是从哪里听到这些事情的?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,你让我去陪少爷,我无意间听他给什么人打电话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。”褚文静本不想说这件事情,因为在她看来,现在这个世界上只?#26032;?#20844;子一人可以让他作为依靠,?#34892;?#20107;情最好还是?#28784;?#35753;他知道了,可现在事情到?#33487;?#19968;步,她没的选择。

    一个貌美如花的性感?#20219;?#21435;陪一个男人,而?#19968;?#26159;一个好色的男人,更重要的是还能听到对方如此机密的电话,这?#24471;?#20160;么?

    如同褚文静猜测的一样,马公子听?#33487;?#35805;心情显得很差,而?#19968;?#19979;意识的和褚文?#24598;?#24320;了一些距离,就如同褚文静在他心?#24656;?#24050;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褚文静似的。

    马公子这样的?#20174;?#20063;是在褚文静的预?#29616;校?#39532;公子躲她,她便使劲的往对方身上蹭,有意也好,无意也罢,这几下蹭的马公子身体某些部?#40644;?#20102;?#20174;Γ?#19968;时之间,满屋春色关不住,巫山**起帘帐。一男与女倒在了此时此刻最应该出现的位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间集训还在继续,距离陆遥规定的结束时间还剩下不到一个小时,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,陈潍坊淘汰了李腾,一时之间剩下的人变成了三足鼎立的态势,陆遥在?#34892;?#28857;,包一凡和陈潍坊和分别从东西两侧不断地向陆遥靠近。

    白天的训练耗费了大家诸多的体力,那些被淘汰的人早已经?#29611;?#20102;后勤部队送过来的补给品,但是还在集训中的人却是没有这个口福,只能在三号区域自行寻找可以充饥的食物。

    陆遥一身仙术在手,搞点吃的自然是不在话下,更何况他的金戒空间里还?#34892;?#22810;的丹药呢,随便拿出来一颗吃了,也可以让她恢复不少的体力,可这就苦了陈潍坊和包一凡了。

    “不?#26657;?#25105;再不赶紧找点吃的东西补充一下体力,别说是被淘汰了,就是活活的饿也要饿晕了。?#32972;?#28493;坊此时已经?#34892;?#39295;得头晕眼花了,心里不断地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一晚上,从一号区域反复的移动躲避对手,再有一号区域经过五十公里的长途奔袭,现在在三号区域也是走了差不多十公里了,这么大强度的训练,?#26434;?#20182;一个狙击手而言的确是很残酷。

    他巡视一圈周围所有可以埋伏的地点,按照最优,次优,优和普通四个急别分辨开来,尽可能的寻?#20197;?#29702;最优和次优埋伏点的位置去觅食。经过一番还算是缜密的思量后,终于,他下定决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到一处距离河流最近的地方,捕食几条野鱼充饥。

    陈潍坊这边已经?#34892;?#24808;了,可包一凡那边却?#20154;?#36824;要?#36965;?#38472;潍坊的行进路线中一直有河流穿插,水分补充的还算是及时,但包一凡?#20820;揮心?#20040;?#20197;肆耍?#20182;选择的地方距离河流较远,以至于他已经足足七个小时滴水未尽了,此时嗓子都快冒烟了,上下嘴唇就像是那十年没有见过雨水的大地,皴裂出一道又一道可怕的口子,就连血迹都已经干涸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就连那些通过仪器观察他的战士都为之侧目,此时再也没有人可以不去重新审视这?#19968;?#20102;,其?#34892;?#22810;人甚至在想,如果此?#34987;?#20316;自己是包一凡,该怎么去做,坚持下去,还是放弃。

    坚持,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如果不能及时找到补充体力的食物和水源,很有可能直接昏死在在这荒郊野外,可如果放弃,已经坚?#33267;苏?#20040;久,放弃了多么可惜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包一凡这?#19968;?#22312;干什么?”突然,一位战士的尖叫将众人从?#20102;?#20013;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包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,匍匐前进到了一处灌木丛?#26657;?#20511;助茂密的灌木丛掩藏不断地向地下挖掘。不大一会,已经挖出了差不多二十多公分深的一个小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,纷纷猜测接下来包一?#19981;?#20570;什么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