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总裁宠妻有点甜 > 第595章 捞到最后一无所有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文学巴士 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机场有专门的司机在等着他,江亦琛上车之后就开始打电话,用的是日语,顾念一句话?#35009;?#26377;听懂,不过大?#32511;?#24471;出来是在谈论生意,江总表面上说是来度假,实际上还是来出差的。

    顾念已经习惯了,靠在一边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着,听到他挂?#35828;?#35805;问:“酒店有温泉吗?”

    “酒店在山上,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想去泡温泉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语气宠溺,将她揽在怀里面说:“要是累的话,?#20154;?#20250;,到了我?#24515;悖 ?br/>
    酒店依山而建,是典型的日式建筑,八角宫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这个点是深夜,清冷的不行,顾念在房间收拾完行李,她?#21307;?#24635;还站在落地窗边打电话,看来真的是忙得很呢!

    她给他留了信息之后只身一人去?#23435;?#27849;那边,仙气缭绕的汤池一个人?#35009;?#26377;,难得的清净,穿着和服的服务生给她?#32902;?#19968;杯樱花口味的果汁之后便默默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温热的水浸泡着疲劳奔波的身体,顾念难得舒适地闭上眼睛,就这样安静躺了十分钟之后,忽然有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来,似乎有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随即有女人的笑声在安静的空间里面响起,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进了汤泉,说的是中文,她们离顾念不远,但是温泉中水汽缭绕,没有看到这边还有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刚在大堂看到江亦琛了!”

    “江城集团的CEO,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他,看到了侧脸,气质挺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同伴娇笑着:“那你有没有去要他房间号,制造一个?#21152;觶俊?br/>
    “他貌似带了女朋友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女朋友?”那笑容里面有着嘲弄和不屑的意味:“是女伴还是女朋友还不一定呢?”

    同样想起的是了然的笑意:“估计是临时女伴那种,不是说他要结婚了吗,对象也是名门千金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跟他一起来的女人是那位谢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看过谢锦书的自拍,比较学生吧,那女人气?#23454;?#26159;蛮成熟的。”一席藏青蓝的呢大衣,虽然穿的是平底鞋,但是看的出来很高。她用围巾围着半张脸,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是陪男人出来度假的女伴呗,估计是个小明星十八线模特之类!你懂得,?#28784;?#30007;人给钱就会陪着一块出游,高级婊,可以这?#27492;擔 ?br/>
    “我猜也是,有钱人都这样,?#28784;?#36824;没结婚,婚前女伴多得是可以随意换,当然结了婚也不好说。江总貌似这次是二婚,听说前妻被净身出户,一分钱都没有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捞女啊,捞到最后一无所有,前阵不是还出?#31383;?#22799;晚晚说话吗。谁知道真相是?#35009;矗 ?br/>
    顾念淡漠地听着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秦可遇骂她的话,说她混来混去混得还不如以前了。

    那边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忽然听到哗啦一声,吓了一跳,朝着声音那边望过去,却只看到朦胧水汽里面的纤细玲珑的背?#21834;?br/>
    她俩面面相觑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顾念穿?#36855;?#34957;从女士通道回到?#21496;?#24215;套房,江亦琛正好在浴室洗澡,室内温度很高,热的她脸上发烫,于是开了窗,让冷风?#21040;?#26469;。

    江亦琛洗完澡出来就感到一阵吹得他哆嗦了一下,随即轻咳了一声,顾念急忙关了窗,转过脸说:“我通会儿风。”

    “温泉泡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就泡了一半,中途来?#32902;?#20010;女人,一直聒噪,讲得还是中文,于是我就没了心情回来了。”她极好掩饰掉自己的情绪,?#24433;?#37324;拿出褪黑素,?#24613;?#30561;觉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是典型的日式风格,樱花屏风在迷离的宫灯散发着古色古香的感觉,顾念将长发散开躺在床上,发现江亦琛似乎还在找?#35009;矗?#22905;问:“在找?#35009;矗俊?br/>
    江亦琛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冈本看?#25628;?#35828;:“型号有点小!”

    顾念:?#21834;?#22905;嘲笑道:“你在装?#35009;?#21568;!”

    江亦琛厚颜无耻的说:“要不你给我量量?看看是不是小了?”

    他总是这样百无禁忌,甚至口无遮拦,顾念知道如果不阻止下去他更过分的话?#19981;?#35828;出来,坐起身来将褪黑素还有温水递到他的手里说:“你给我安分睡觉,明天不是要见贵宾吗,赶紧休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冬日里难得一见的阳光天气,顾念正坐在阳台上看书,对面就是连绵起伏的群山,江亦琛洗漱之后?#32902;?#26479;咖啡走出来看到她脸上闷闷不乐的表情,再一看她手里的书?#23545;?#20041;经》!

    她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将这位源氏名人的?#23435;?#20256;记读了一遍,读到最后?#24187;?#21775;嘘?#28784;眩?#36825;样未尝败绩的战神一般的?#23435;?#26368;后还是免不了悲剧下场。

    江亦琛听到的完整的源氏?#36866;?#36824;是从他的朋友源信义的嘴里面听到的,这位响彻战国时代的英雄?#23435;?#26368;后?#40644;?#33258;刎,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。

    他在她身边坐下说:“有种说法是源义经最后没死,只是隐?#31456;?#21517;去渡过了自己平淡的一生,英雄总归是要落?#36824;?#20110;平淡的。”

    顾念?#20185;?#20070;说:“那我更倾向于他的悲剧结果,他的性格不?#24066;?#20182;做一个平凡人。”

    从一个战神沦为苟活的凡人,有时候是一种侮?#29723;?br/>
    那个朋友也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江亦琛将咖啡搁在一边说:“源宗季?#36828;?#26041;建筑有兴趣,你可以就此话题和他聊?#27169; ?br/>
    顾念?#20102;?#20102;会儿问:“你这次?#31383;?#35775;他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不全是,他是我曾经挚友的祖父,我代替他问候。”

    他用了挚友这个词。

    江亦琛朋友不算多,但是能成为挚友的,必然经历过生死。

    他在棉兰岛的事迹?#28216;?#23545;人提起过,就连顾念也不知道具体情况,现在他端着咖啡望着那初升的太阳说:?#30333;?#20102;近十年,最近常梦到他,我想我有必要来看看他,其实我的命十年前就该结束的,他救了我,让我生命得以?#26377;?#19979;去。”

    可是那个少年,永远停在了二十岁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九宫顺子补缺号码三开 极速快乐十分彩 30选5开奖 麻将作弊手段 体彩浙江20选518284期 帝景江西时时彩 水果奶奶心水论坛 江苏十一选五技巧 广西福利彩票2019129 十一运夺金乐彩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南方彩网 福彩3d数字矩阵图 河南十一选五前三组 3d六点计划 网上百家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