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子夜鸮 > 119.故友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歡聲笑語的隊伍慢慢走遠,很快, 便消失在路的盡頭, 融入這明媚陽光下的車水馬龍。

    小伙伴靜靜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, 久久沉默。

    日光很暖, 卻驅不散籠罩在他們心頭的寒意。

    好半晌之后,徐望才輕輕呼出一口氣,緩了緩繃緊的神經, 轉頭想和吳笙說話,卻見他不知何時拿出了筆和紙,又在那兒刷刷寫呢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攻關什么難題呢。”徐望一邊問一邊湊過去看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就看見吳笙忙活了,怕影響其思路, 就耐心等著,沒多問, 今天實在是按捺不住好奇了。

    吳笙正奮筆疾書著,沒分心回答。

    徐望直接自己看。

    A4白紙,已被吳笙寫滿大半張,一條條羅列得觸目驚心——

    1)路口+紅燈+橫向重型車=死亡

    2)路口+綠燈+縱向電瓶車=剮蹭→摔倒→橫向車→死亡

    3)汽修店+門口輪胎充氣=爆炸→氣壓沖擊→死亡

    4)商鋪=廣告牌掉落→死亡

    5)井蓋=井蓋松動→翻轉→墜亡

    6)公交站=公交車失控→死亡

    7)橋梁=斷裂坍塌→死亡

    8)……

    越看手腳越涼,看到最后,徐望連那一絲好奇的熱情,都消亡在了后背的颼颼涼風里。

    先前雖然知道處處都可能有危險,但畢竟身在咖啡廳這個安全區, 眺望街景, 最直觀的第一反應, 仍是視覺上的賞心悅目, 然后才是慢慢升起的警惕。

    可看完吳笙寫這些,徐望再抬頭,就覺得滿目所見,哪兒哪兒都冒著黑氣,處處都畫著骷髏。

    終于寫完最后一條,吳軍師放下筆,凝重地嘆口氣,才抬頭,言簡意賅地向徐隊長,介紹自己的科研成果:“死亡公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雖然已看出眉目,但真聽吳笙蓋章認定,還是讓徐望心情極度復雜。

    錢艾湊過來,從桌上拿起公式表,霎時感覺地獄大門正向自己緩緩敞開:“你還真一一列出來啊……路口,井蓋,商鋪,公交站……不是,這一關還有下腳的地兒嗎?總不能全程飛吧?”

    “低空飛有可能撞高壓線,高空飛有可能撞無人機。”池映雪悠閑靠在座椅里,沒湊過來的意思,但話里話外也聽明白了,于是很好心地給錢同學補充。

    錢艾沒好氣看他:“說得像和你沒關系似的。別怪我沒提醒你,就你神游太虛那樣兒,最容易踩坑。”

    池映雪歪頭,靜靜看了他一會兒,眼神特無辜地問:“你是在詛咒我嗎?”

    錢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說是,顯得太沒戰友情;說不是,就等于向惡勢力低頭,這根本沒法選擇啊!

    “小況,你別傻坐著了,趕緊過來背公式。”錢同學的選擇是,轉頭去拉況金鑫。

    池映雪看著他和況金鑫拉拉扯扯,神情毫無波瀾,但等看見況金鑫還欣欣然挺配合,顛顛就過去看什么鬼公式,眉心就不自覺蹙了起來。

    況金鑫毫無所覺,全神貫注看公式。

    “這只是一個初步公式表,基于我們上次的經歷和日常生活中最顯而易見的潛伏危險,”吳笙解釋道,“但這關的設置肯定不會這么簡單粗暴,一些更復雜、需要堆疊更多巧合才能完成的死亡危機,我等下會繼續梳理。”

    徐望聽著,佩服之余,更多感慨:“幸虧你是好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這要是壞人,就這腦子,簡直是人間巨惡!

    吳笙不太確定地看他:“你這是……表揚?”

    “絕對的表揚。”徐望斬釘截鐵。

    吳笙心滿意足了,嘴角揚起欣慰弧度:“你要這么說,那我這一晚上的辛苦就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徐望瞇起眼睛,對他這幅為愛鉆研的姿態,深表懷疑:“你鉆研這些,確定不是因為享受攻克難題的過程?”

    吳笙立刻嚴肅:“當然,也有一部分這個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徐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屁!他敢百分百肯定,吳笙鉆研的時候,滿心滿眼就是對難題偏執的愛!

    “隊長,”況金鑫輕輕扯一下徐望袖子,勸,“別吃醋了。在人類里,你肯定是笙哥心中第一位的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,小況,”徐望摸摸自家隊友的頭,“但是你勸完,我好像更郁悶了。”

    吳笙站起來繞著桌邊走走,活動活動筋骨,也放松一下大腦。

    死亡公式只能建立危機意識,想闖關,還得生存公式;但如果每一個場景都弄一個甚至多個具體的生存公式,數據量太龐大,如果能尋找一條放之各種環境皆準的通用公式,就完美了……

    這廂吳軍師頭腦風暴,那廂死亡公式表卻不知怎么到了池映雪手里,他淡淡瀏覽一遍,滿意點點頭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錢艾聞言,撇撇嘴:“吳笙弄的戰術筆記,還沒有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說這些死法都挺好的,”池映雪抬眼,神情自然,“干凈利落脆,沒太多痛苦。”

    錢艾聽著別扭:“再干脆也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池映雪說:“但是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錢艾簡直想吶喊:“死了,沒命了,啃不著大白梨了,懂么!”

    池映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況金鑫本來想加入討論的,現在放棄了,就坐角落里,專心致志偷聽偷樂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零點一連三天都沒遇見其他隊伍,讓五人生出一種單機闖關的錯覺,于是當準備真正開始闖關的這天,在現實中的坐標點遇見老熟人的時候,徐望、吳笙、況金鑫、錢艾都愣在那兒,四臉錯愕。

    只池映雪很平靜。

    但他越平靜,對面就激動。

    十人一起踏入紫色漩渦,共同刷新在露天咖啡廳后,岳帥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你們還真找了他當新隊友?!看見總成績榜的時候,我還以為是同名同姓的!”

    岳隊長原本沒想用這句開場白,故友重逢,總該熱絡寒暄,奈何這張熟臉的沖擊力實在太強。

    徐望說:“這么好聽的名字,想重名有點難吧。”

    岳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吳笙、況金鑫、錢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對于自家隊長“不經意”的表揚,池映雪嘴角扯起滿意弧度。

    不過還沒愉悅兩秒,就接收到了撲面而來的敵意目光,池映雪看向目光來源,問了剛才就想問的:“我們,見過嗎?”

    蔚天杭騰就起了火:“你差點把我們車胎射爆,說忘就忘了?”

    池映雪懵懂地眨巴下眼睛。

    游樂場,你隊長喊‘池映雪,射車’。”蘇明展條理清晰,細節豐富,“想起來了嗎?”

    池映雪恍然大悟,再看蔚天杭,知道記憶偏差在哪兒了:“你那天扎小辮。”

    今天沒打算闖關,所以把頭發放下來的蔚天杭:“……你是靠發型記人的嗎!”

    “不全是,”池映雪一本正經道,“只有顏值實在沒特點的,才記發型。”

    蔚天杭:“阿蘇你別攔我,我今天非踹死他——”

    這邊兩隊隊員“團結友愛”,那邊兩隊隊長已進入正題。畢竟招什么樣的隊友,屬于內政,岳帥也就吐槽一句,相比之下,信息共享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不過一共享,兩位隊長就發現問題了——兩隊最好成績都是走到這里,對于之后的關卡,全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岳帥扶額:“還以為能從你們這里換點情報呢。”

    “先別急著失望,”徐望說,“你們是第一次來這里對吧,但我們是第二次啊,至少這一關,我們有經驗。”

    岳帥一聽,來了精神:“真的?這一關具體什么內容,快說說。”

    徐望正色起來:“死亡在身邊。”

    岳帥黑線:“我上一關才剛講了一個鬼故事。”

    徐望搖頭:“這次不是鬼了,是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三兩分鐘,徐望就大概說明了這關的內容,末了道:“我們也就知道這些,上次還沒走出這條路呢,就團滅了。”

    “足夠了,”岳帥真心道,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間就別客氣了,”徐望拍拍他肩膀,“咱們兩隊,真要說,那也算青梅竹馬。”

    岳帥一言難盡地看他:“你哪來這么多我接不上的詞兒呢,然后仔細想一下,還他媽挺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徐望莞爾:“這叫語言的藝術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別貧了,你們不是今天打算闖關嗎,趕緊的吧。”岳帥替他們爭分奪秒。

    徐望見他沒一起的意思,問:“你們今天不闖?”

    岳帥皺眉:“我和誰爭也不能和你們爭啊,那不成自家人打自家人了!”

    徐望挑起眉毛,上下打量這位“自家人”:“請說實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對視半晌,岳帥一撇嘴,“好吧,對付NPC已經夠辛苦了,我可不想再對付你們。”

    徐望:“你就能保證明天不遇見其他隊伍?”

    岳帥:“其他隊伍進來,至少也得觀望一天吧,都第八關了,哪有直愣愣就闖的。”

    蘇明展:“而且就算PK,和其他隊伍PK,也比和你們PK強。”

    岳帥:“就是,咱們這關系,我哪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蘇明展:“主要是下手了,勝率也不高。”

    岳帥:“隊長說話,閑雜人等不要插嘴!”

    蘇明展:“惱羞成怒了,不過還是很帥。”

    岳帥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陶阿南:“隊長,別尷尬了,你是不是還忘了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哦對,一直等著遇見你們說這事兒。”岳帥一拍腦門,連忙點開手臂上的隱藏物品欄,“這個徽章,我們5/23得的,一到手,隱藏物品欄就出來了,看格數,我懷疑113關,每關都有徽章。”

    徐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岳帥:“讓你看徽章,你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只有徽章,還有手冊。”徐望點開自己的徽章手冊,全無保留。

    青梅竹馬是開玩笑。

    但有些東西是真的,甚至彼此都沒意識到,就自然而然成了溫暖的形狀。

    岳帥第一次看見手冊,立刻問:“這玩意兒哪來的?”

    徐望說:“6/23古堡酒店負一層雜貨鋪,20萬人民幣。”

    “靠,明搶啊——”季一鳴本來在那邊圍觀蔚天杭和池映雪的熱鬧呢,聞言一個箭步竄過來,湊近了仔細看徐望的徽章手冊,“什么東西這么貴?能一鍵闖關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就一個徽章隱藏點提示!”錢艾跟著過來,同仇敵愾,“還一鍵闖關?給你美的!要真有一鍵闖關的,奸商估計能賣一百萬!”

    “所以徽章到底有什么用?”岳帥問。

    徐望搖頭:“集齊13枚徽章,是開啟13/23之后關卡的鑰匙。”

    岳帥一震,恍然大悟:“難怪總成績榜上就沒人到過13關以后!”震驚完,他忙不迭問徐望,“你電話號碼多少?”

    徐望一時沒反應過來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保持聯系啊,”岳帥現在充分認識到了互聯的重要性,“要不留個微信也行,反正得能隨時說上話的。總指著在這里遇見,猴年馬月了!”

    吳笙:“shenggewudi。”

    岳帥:“他微信號?”

    吳笙:“我的。”

    岳帥:“我想要他的。”

    吳笙:“要么加我,要么失聯。”

    岳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望:“咳,那個,加他加我都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岳帥發誓,他在徐望的微笑里,看見了閃瞎眼的甜蜜。

    一別多日,這個隊的畫風還是很迷啊!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京時間岳帥、蘇明展、陶阿南、季一鳴、蔚天杭,五人肩并肩站立,送別同行。

    岳隊長緩緩揮手,滿眼沉甸甸的憂慮:“小心,保重。”

    徐望強顏歡笑地回了他一下。知道的,這是送朋友上戰場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上刑場。

    五個小伙伴離開柵欄,進入步行道。

    沒過兩秒,前方街角就傳來嘈雜腳步聲——先前已經路過咖啡廳一次的環市一日游隊伍,又回來了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【制造意外的惡魔就在這些人里,日落之前,找出來,如果你還活著的話。】

    遠遠的,領隊就搖著小旗沖他們五人微笑,及至大部隊抵達五人面前,領隊同前三天一樣,熱情詢問:“環市一日游,包吃包玩,來嗎?”

    這一次,徐望點頭:“來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就起了風,和煦日光底下,竟是陰惻惻的涼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