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摘仙令 > 第一四七章 金风谷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835302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陆灵蹊在耳鼠被开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想找陆从夏,只是重平师叔说,师父随庆是宗门长老,身份不同,他的事不能由两个小?#23601;罰?#31169;?#32043;?#23601;那样办了。

    知袖师叔又说,她要耳鼠,?#34892;?#24681;求报之嫌,陆从夏可以给,但是太霄宫的高层可能就不会太满意了。

    太霄宫的高层不满意,陆家可能就不太好过了,陆家不好过,可能就会有族人迁怒陆从夏。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族人多了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熄?#33487;?#22905;的心?#36857;?#30001;师伯跟太霄宫的高层谈。

    “你旁敲侧击说这么多……,不会是害怕我舍不得凤鸟吧?”

    陆灵蹊一边喝茶,一边忍不住笑,“不是说了,我?#20011;?#26377;天龙马了吗?”

    又把天龙马抬出来?

    现在谁都知道,她?#28784;?#30333;鹤前辈的仙鹤,是因为跟他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天龙马能跟凤鸟比吗?”

    陆从夏真的翻了个白眼给她看,“一个是顶多六阶,只能算飞行灵兽。一个却是全能灵兽,还有无限进阶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救命之恩未还,现在被长辈们弄成?#28784;祝?#22905;实在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林蹊,虽然你的修为已到炼气大圆满,可是修仙界?#38405;?#32780;言还是很?#21543;?#25105;怕你将来后悔!”

    耳鼠虽然好,但真跟凤鸟比起来,差的更多。

    朋友是个聪明人,能欺一时,不能欺一世。

    陆从夏担心的很多,“太霄宫与千道宗关系不错,随庆前辈是千道宗长老。”她从长辈那里,知道很多随庆年轻时候的事儿,“按理说,他中了毒,宗门应该为他想办法,而不是拿你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塞了一块点心到她嘴?#20572;?#20320;回去问问,我家给你们太霄宫的,肯定不止一只凤鸟儿。?#26412;?#35828;,这也涉?#26263;?#23447;门面子。

    不过,从师父随庆,到知袖师叔到重平师叔,陆灵蹊都发现,他们对陆家的观感都挺好,这多加的一个,肯定是额外给她的。

    虽然扶持陆家,也有他们为宗门的私心,可正因为他们的选择,让陆灵蹊对祖宗当年的事儿,持了更多的怀疑态度。

    ?#25226;?#19968;只能无限进阶的灵兽,是好事,可是?#38405;?#20123;家族底蕴不高的人家?#27492;担?#21364;是大负担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自己也拿了一块点心慢慢吃着,“我明确说了吧,以后你要是养累了,可不能怪我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陆从夏无语之极。

    钦原和螭吻要还给妖族,最有潜力的凤鸟要给她,她真不是知道,这?#23601;?#24590;么还能如此自自在在地好像谈小猫小狗,“听说?#21644;林?#25293;卖?#23435;?#30334;多万灵石,凤鸟你自己可以养的,它不仅能代步,还能帮忙打架,你把它从蛋里救出来,天生的亲近,契约之后,它肯定会是你最好最好的伙伴。”

    劝完这些话,她其实也?#34892;?#32039;张,生怕某?#33487;?#30340;被劝改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我?#20011;?#26377;最好最好的伙伴了。”

    与青主儿同生共死了一段时间,陆灵蹊在不知不觉中,早认可了,“你这么?#19981;?#20964;鸟,不正好接?#24597;錚 ?br/>
    青主儿很难养,她可以想见,凤鸟也不会多好养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肯定不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她给她吃定心丸,“我师父那里,肯定也不会说宗门小气,拿他徒弟的东西,给他治病。”陆灵蹊其实很高兴,她能帮到师父,“在毒龙坞铩羽,我师父也许很不?#24066;模?#19975;一他要再去呢,有耳鼠在,底气也大些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陆从夏真没想到,她是这样想的,“那我就高高兴?#31169;?#19979;凤鸟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吧接吧!”

    陆灵蹊隔着茶己,把脑袋往她那里伸了伸,讨?#29611;潰骸?#19981;过,看我这么大方的份上,跟我说一个,你陆家的八卦吧!”

    八卦?

    陆从夏的高兴瞬间敛去,警惕道,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跟陆传前?#19981;?#20102;一段路,听说了他的某些八卦,本来觉得,他那个人……不可交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终于能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,“可是相处了一段时间,我觉得,他很可交,跟传闻的不一样。我……我想问,另一个人——陆信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陆从夏止住她的话头,“八卦陆家其他人可以,但是我不希望你八卦信叔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陆灵蹊当然不是想八卦老祖宗,她只是想在陆从夏的态度里,看陆?#21494;?#32769;祖宗的态度,“噢!看来真像我师父说的那样,当年的流放,其实有很多隐情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陆从夏抿嘴,她也想过探询当年的隐情,可是族中长辈,要么闭口不言,要?#20174;?#22806;人一样,?#21482;?#33258;家所有的当事人,说他们个有个的蠢。

    那语气里的?#20197;擲只觶?#27604;二旁人更可恨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问一下,?#32467;飞?#21069;辈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他跟陆传前辈像不像?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朋友眼里没有八卦,?#20174;?#21478;一种说不清,?#21862;幻?#30340;探询在里面。

    陆从夏按下心里的异样,“你问错人了,我只?#23545;都?#36807;伯祖一面,一句话都不曾说过,不过,父?#21448;?#38388;,总?#34892;?#30456;像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!”

    说不失望,那绝对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面的人心思?#25913;澹?#38470;灵蹊不?#20197;?#25509;说这个话题,“五味斋的橙心包最好吃了。”她拿了一块给她,“陆师姐,你不是感觉拿了我的凤鸟不好意思吗?要不然,去给我买几份橙心包来吧!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陆从夏瞬间忘了之前的猜疑,一双美目都瞪大了些,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进?#23435;?#21619;斋,她肯定要被沃北梦缠住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可以这样嘛!”陆灵蹊笑咪咪地,“他们家的菜,我是买?#40644;?#20102;,但是他家的点心,各有千秋,你跟沃北梦认识,正好帮我走走后门嘛!”

    “你自个买去,?#39029;?#28789;石都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才跟沃北梦吵过一架嘛!”陆灵蹊叹气,?#30333;?#20154;总得有点骨气,我要是再去买点心,以后碰到沃北梦,他肯定会得意的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真是好?#30475;?#30340;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不能去,她也不能啊!

    “沃北梦心思单纯?#35895;?#27515;理,再加上他有个护起短来,一点也不?#24598;?#30340;祖宗,我不想去惹他。”

    陆从夏打死也不干,“不就是点心嘛?谁买不是买?回头我请我堂哥帮你买去。”

    把话全说开了,她心中高兴,“林蹊,我们太霄宫好多人都想认识你呢,要不,你跟我到迎宾楼转转?”

    “不干,我明天就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怕百兽宗的人敲她闷棍,“最好回去就让你堂兄买去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?#35201;几份?”

    “十份成不成?”

    十份啊?

    陆从夏想炸毛,可是?#21482;?#22312;能忍的?#27573;?#20869;,“橙心包好吃,是因为里面的橙心果泥,橙心果你知道有多贵嘛??#32972;粞就?#22068;巴倒是刁,“我觉得,你收敛收敛口腹之欲,还是可以再养一只灵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坐上巨大的楼船,陆灵蹊站在甲板上,看着越来越远的黑石城,?#37027;?#21497;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老白鹤大放送的仙鹤,到底有没有问题,问题出在哪,她现在都只能装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是如此,想来叶湛秋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百兽宗靠近百禁山,天剑宗靠近西狄边境,此二者都不算?#29611;?#30028;。”

    知袖不知何时站了了她身边,“相比于他们,我们千道宗所处的方位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在地图上看到过。”

    知袖摸摸很向往的小师侄,?#26263;?#22270;能看到什么?千道宗北靠冰原,东临北海,南近赤水,西触阿山,是真正的仙家福地。

    方圆六十万里,秘地深渊无数,你好好修炼,早日进?#23383;?#22522;中期,把我们千道宗转完,差不多就能回宗冲击结丹了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陆灵蹊可没想过,筑基中期后所谓的下山试炼,还是在宗门的?#23631;Ψ段?#20869;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叔,筑基中期的下山试炼,不能往其他地方跑跑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往哪去?”

    知袖其实知?#28010;?#24819;往哪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到太霄宫转一转,到飘渺阁走一走,顺便再去?#27515;只?#38376;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的脑子转的快,忙把昨夜?#20384;?#32473;她践行的朋友们拉出来,“师叔,天下这么大,您也走过不少地方吧?”

    ?#30333;?#28982;!”知袖笑咪咪地,“不过,我以为,你找?#20132;?#20250;,会重回百禁呢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陆灵蹊微张了嘴?#20572;?#31616;直不知说什么好,“现叔,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了吧!?#19968;?#27809;筑基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!确实?#34892;?#26089;。”知袖还是笑咪咪地,“你昨天还跟尚仙他们打听天剑宗的李开甲,怎么,也认识?”

    虽然小?#23601;芳负?#27809;真正踏进修仙界,却好像认?#35835;?#19981;少同辈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“认识,我们两家离得特别近,一个寨子的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很遗憾,那?#19968;?#23621;然在冲击筑基,“师叔,我们到了天剑宗,是一点都不停地马上传送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打听他?”

    “有时间就打听,没时间……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没时间!”知袖拍拍腰上的灵兽袋,“耳鼠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对噢!

    陆灵蹊瞬间忘了李开甲,“师叔,那个毒医黑驼子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知袖憋屈,“他现在可不能走,耳鼠之血虽有解毒之效,可是毒这东西,增一分,少一分,任何一点不对,都会有变化,所以,我们现在还得求着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师父的伤,”陆灵蹊?#34892;?#32039;张,“是不是比外面传言的还要厉害?”

    知袖拍拍她,“有了耳鼠,又送回?#22235;?#20040;多上品千金?#21073;?#20320;师父总会没事的。”千金菇早在瑛娘还没走时,就用传送宝?#20852;?#22238;宗门了,有了它,师兄用禁法后亏损的身体,就能补回去,“不过,要回宗门了,?#34892;?#20107;,我想我得跟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因为早年际遇,始?#31449;?#20110;金风谷,虽然在他进阶元后后,宗门把临进的三处矮峰?#19981;?#32473;了他,可是这么多年,他也始终不曾打理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这么长情的师兄,他们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重平师叔的意思是,进了金风谷后,那三个峰头,你得接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?#23567;?#26377;出产吗?”

    陆灵蹊听闵师兄他们闲谈时说过宗门各峰都有出产。

    “有一处低阶药田,还有一处地火脉。”知袖给她介绍,“那里与外门接壤,你师父一直不管,所以,一直以来,外门都没有?#24179;簧侠礎!?br/>
    她摸了摸她的头,“可是,宗门呢也?#36824;埽?#36825;百十年的收益……,全在外门某一位长老处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陆灵蹊眨?#33487;?#30524;,她怎么感觉师叔说起那位长老的时候,语气?#34892;?#22797;杂呢,“那我去要,他能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知袖最主要是想跟她说这个,“那位外事长老,跟你师父?#34892;?#20851;?#25285;?#36825;些年,他家借着你师父,不仅好处?#21497;。?#23376;弟还干了不少不法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师父就一点也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不好管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#38470;灵蹊看着知袖,实在?#24187;?#30333;,师父那么睿智的人,怎么会不管,“那家人……跟我去世的师祖或者林师伯有关?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

    知袖觉得师兄这徒弟真是收的好,“那林家是去世的林师姐本家。”

    那就怪不得了。

    陆灵蹊在心里小小地叹了一口气,“林师伯是为了救我师父去世的,他可能想补偿她的家人。师叔,那三峰我接下了,不过好处……他?#21069;?#25438;就捞吧,至于子弟干不法之事,就不应该由我管吧?宗门不是?#34892;?#22530;吗?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/>
    居然把她堵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你师父的徒弟。”知袖哭笑不得,“不过呢,人家一直把你师父?#32972;?#20182;家的人,?#38405;?#36825;个外来者……恐怕不会很友好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噢!”

    陆灵蹊慢慢点了头。

    没有她,师父的一切,可能都会向人家倾斜,可是有了她……

    “师叔,我爹娘和爷爷住在金风谷,他们有找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你?#30340;兀俊?br/>
    ?#21834;?#25105;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朝师兄师姐们打听过,不过现在却不太相信了,“师叔,我师父不会那么糊涂,连金风谷都让他们染指吧?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?#31181;?#20869;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?#21364;?
乌拉圭篮球预选赛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listing id="b1vb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strike id="b1vbt"><var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var></strike><noframes id="b1vbt"><progress id="b1vbt"><dl id="b1vbt"></dl></progress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span id="b1vbt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1vbt"><video id="b1vb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1vbt"></cite>
<progress id="b1vbt"><ruby id="b1vbt"><address id="b1vbt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
新时时彩一星赢多少 百家乐咋个玩的 快乐12选5走势图四川 沙井急速赛车场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福彩 万博买彩票靠谱吗 今晚3d试机号分析 极速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排列3和值和尾走势图 四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 广西快乐双彩历史开奖 香港六合图库区 幸运赛车彩票分析师 nba篮彩官网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